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首页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联系我们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方向指引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美 国记者邀请赵燕重访大瀑布的公开信

<尼亚加拉瀑布报>是比侨报还早报道赵燕事件的美国当地英文媒体。8月3日,此
报记者弗兰克-托马斯-科洛戴尔 (Frank Thomas Croisdale)写了一篇邀请赵燕重
访大瀑布的公开信,刊登在<尼亚加拉瀑布报>上,现翻译如下:

题目:给赵燕的公开邀请信

记者:弗兰克-托马斯-科洛戴尔

首先,让我对你说句你需要听到的话:对不起( I' m sorry)

对美国海关人员于21日夜在彩虹桥可怕地殴打你这件事,我深表歉意。我很遗憾
这样的殴打事件发生在我所深爱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市。更感到遗憾的是,这个降临
在你身上的悲剧使你失去了对美国(作为整体)的信心。

创伤需要愈合,这样的愈合就从我这里开始吧。

在美国,我认为所有的人在被定罪前都是无辜的。那个殴打你的洛德斯声称他是无
罪的。虽然我不否认洛德斯的清白假设以及他希望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我相信你
认为自己受到暴力攻击的陈述。

你那肿胀得睁不开的双眼,你那满是擦伤和口子的脸。那些看到你受伤害照片的人
怎么能够想到别的地方去呢?

这个事件是从海关查获一个偷运数磅大麻毒品的男性过关者的案件引起的,这点你
和洛德斯都同意。后来,洛德斯怀疑你和其他两个女性是”同夥“,类似的同夥常在
边境帮助偷运毒品。

洛德斯的律师最近说:“洛德斯试图拘留她,那时赵燕踢他,抓他。在被踢被抓后,
洛德斯按照规程采取了行动,但他没有掏出他的手枪,而是取出了胡椒喷雾器”。

按照人民日报的文章,你有不同的记忆:

“那个警察,一只手挥手让我过去,同时用另外一只手拿辣椒水喷我。我的眼睛,
头发,脸上和头颈上被喷了个够,然后我倒在地上,然后被至少三个警察围住,他
们用皮靴踢我的脸和身子。我的眼睛肿的睁不开,我的一个牙齿被打断,我的皮肤
剧痛,我想我要死了,所以我怎么可能攻击警察呢?”

我想起了我祖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一个事物会有三个面。你的,我的,
和客观的,也就是硬梆梆的事实”。

那个客观和硬梆梆的事实便是:在21日夜里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你还有你的国家
不仅失去了对善良和正直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市人的信心,也失去了对美国人(作为
整体)的信心。

下面是中国日报在你遭受痛苦后不得不说的话:

“全世界都知道美国嗜好对别国的人权状况指手划脚,但到底谁是人权的真正威胁呢?”

“在反恐的幌子下,美国放手逮捕和监禁恐怖嫌疑或仅仅被怀疑和恐怖分子有联系的人。”

“遭受广泛谴责的行为包括了从拿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就侵略伊拉克,到在阿布格莱
布监狱虐待囚犯”。

这个逻辑反映了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傲慢自大是一贯的,是有代表性的。

“美国人会杀掉任何对他们优越生活有潜在威胁的人,美国人能找一点儿的理由就
把一个无辜者打个半死的一些人。”

”美国安全机构利用了他们培养起来的国民对恐怖的敏感,这些机构已经变得更强大和好斗。“

看过上述这些言论,我不得不对你说:看到发生在尼亚加拉河边的事情被直接
联系到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我感到十分的震惊。我们认为我们是好人,是守护
是守护者和养育者,而不是那些令人厌恶和须遭人辱骂的人,我这样说的时候,我相信大
多数美国人的看法会和我相同。

当听到你说“美国是所有我到过的国家中最野蛮的一个”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我们
之间的分歧是很深的。

或许,现在是对你说话的好时候,赵燕,我除了替这家报社写稿外,我还靠尼亚加
拉旅游业为生。我希望你能听到和这个城市联系在一起的几个人的故事。

加里卡瑞拉,是一个尼亚加拉瀑布市的一名消防员。2003年,他冒着生命危险救
起了两度在瀑布悬崖边轻生的男人。加里在其他警察和消防员的帮助下把那个男子
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就在上个月,加里-卡瑞拉和他的同事把一个陷入同样困境的女性救了回来。

也许,你会认为加里希望得到特殊的奖赏,但他的事迹从没被暴光过。他只是相信
这是他的业余工作,能够挽救陌生人的生命本身就是足够的报偿。

凯文考璀儿,是我希望你能见到的另外一个市民。凯文常常带着这个地区的孩子们
去参观纽约西部的地下铁路。他是个非洲裔美国人,他是不同种族和背景的孩子们
的纽带。他相信教育是打开年轻人心扉的关键。他希望尽他的努力来消除年轻人的
无知,通过教育来开拓年轻人的视野。

我希望你能见到的第三个人,是糖果小伙。糖果小伙是尼亚加拉人给他的妮称。
他是尼亚加拉的旅游司机,几个夏天以前,他上路去把一个素不相识的新娘的梦变为
现实。

你看,一对年轻人正在尼亚加拉瀑布旅游线路上,他们本计划在那天下午结婚,可
是主持婚礼的牧师迷路找不到了。他们担心无法在大瀑布结成莲娌,而不得不失望
而归。

这时,糖果小伙把这事揽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他先给当地的治安法官打电话问那个法官晚上10点30分的时候有什么安排。他问
法官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去大瀑布上游的山羊岛上开一个月光典礼。于是他邀请愿意
去见证那个婚礼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坐上他的大巴士。

结果,那个新娘得到了她所一直梦想的婚礼,来尼亚加拉的旅游者们获得了一个甜
美的记忆。

这些就是真真实实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市的居民。

赵燕,我愿意给你一个公开的邀请。

我邀请你重访大瀑布,我给你负担旅费和观光费用。我将请你去当地最好的饭店共
度晚餐,并介绍你和加里,凯文和糖果小伙认识。

你已让世界相信你有关一个居住和工作在尼亚加拉市的人的品行的话,我则希望你
能相信我说的一切。

(编者评论:常见中国人讨论怎么样才算是个爱国者,更常常听见对外强硬就是爱
国,对外妥协就是汉奸卖国贼的言论。看了这封信后觉得这个美国人才是真正爱美
国的爱国者,因为他的信足以改变不少人心目中美国人就是傲慢和自大代名词的成
见。或许正是多数国民的谦逊造就了整个国家的“霸气”,这应该值得试图恢复中华
“霸业”的爱国者们的深思)(待续)     (译者:流星雨 )


香港《亚洲周刊》报道:赵燕被殴案幕前幕后

香港《亚洲周刊》9月25日一期(提前出版)报道:赵燕被殴案的幕前幕后。报道说,一些华文媒体渲染“赵燕败诉”误导
中国民众。赵燕要处理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案子:刑事和民事诉讼。下次的民事诉讼是控告美国政府。民事诉讼才刚开始,这
是赵燕为了得到公正的漫长长征所迈开的第一步。

备受瞩目的天津女商人赵燕去年7月持商务签证在美国尼亚加拉瀑布观光时,被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执勤人员罗伯特·罗兹
殴打一案,9月8日进行的美国联邦政府控告罗兹的刑事案审判结果,判决罗兹无罪,但不少华文媒体称“赵燕败诉”,误导民
众,令华裔民众出现声讨美国司法的强烈反弹


赵燕的辩护律师表示,部分华文报章过分渲染反而对赵燕寻求司法公正的漫长道路无益,更为涉案的罗兹的辩护律师攻击
赵燕提供了素材和良机。罗兹的辩护律师高亨以华文报章上刊载大幅的图文并茂的赵燕伤势、华文媒体强调赵燕要求千万美元,来质疑赵燕“夸大伤势”的“金钱动机”,以及事件被中美政府政治化背后的不良意图,令12人陪审团极有可能因
为赵燕遇袭时正值美国国内出现黄色恐怖袭击警戒讯号,宁可信任边境执法人员罗兹。    

赵燕的代表律师、纽约李根律师楼的李根律师和该律师楼的中国部主管孙澜涛特地向记者澄清了不少疑点。李根说,赵燕
要处理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案子:刑事和民事诉讼。“在刑事案中,我们只是帮助她与控方即美国联邦政府合作。刑事案判决
罗兹无罪不等于他是清白的,在将来的民事案中他还可能要负上责任。在民事案中,我们会直接控告美国政府,而罗兹将是我
们传召的证人之一,届时真正的被告是美国政府。不过在民事案中,他有可能会被传召作证,而美国政府要为此为他辩护。”    

李根说:“刑事案刚完毕,民事诉讼才刚开始,这是赵燕为了得到公正的漫长长征所迈开的第一步,赵燕的民事诉讼可能
长达2至3年。”他强调下次的民事诉讼是控告美国政府。

孙澜涛说:“华文报以‘赵燕败诉’四个大字标题,误导中国民众。检察官亦一开始便提醒赵燕要回避媒体,这几天华文
媒体的报道,已对赵燕造成极大的精神困扰。 "

李根表示,罗兹的辩护律师高亨的确有出色表现。他说:“高亨全面攻击受害人赵燕,引起陪审员对恐怖袭击的忧虑,他
反复强调罗兹在过去17年维护美国人民安全,在美国边境拦截贩毒分子、恐怖分子等。他企图把罗兹的行为合理化,指赵燕脸
指赵燕脸朝下倒在地上时手仍在袋里,在不确定的情形下,令人有理由怀疑她手里可能持有手枪。” 罗兹还声称赵燕拒捕逃走并还击他。    

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发表了一篇书面声明,声明说:“9月8日下午,纽约西区联邦法院判决殴打无辜中国公民赵燕的美方执
法人员罗伯特·罗兹无罪,驻纽约总领馆对此感到震惊和遗憾,希望美方切实维护赵女士的合法权益,慰藉其受伤的身心。总
领馆对向赵女士施暴的人员及其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孙澜涛表示,“震惊”“遗憾”等措辞是正常和恰当的外交用语,华文
媒体不需要大惊小怪、小题大做。

 至于华文媒体特别关注的赔偿金额,李根强调填写要求赔偿的银码是必须的司法程序,不填等于自动放弃此权利。李根表
示:“发生在赵燕身上的事件是极糟糕的,这可以发生在任何肤色、族裔的人身上,令赵燕活于恐惧当中。中国人民应该给美
国司法部门一些时间,对这些事件作出处理,因为类似的民事案件多不胜数。”    

 李根说:“已经有两名涉案的执勤人员在刑事案中作证指出罗兹使用过量武力,他们不可能再更改供词。美国政府若要为
此辩护的话,将处于劣势。美国联邦政府已经尝试控告罗兹但失败。美国政府在这样的情况下极有可能决定选择向赵燕作出和
解,而不去辩护。”

 孙澜涛笑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自己在美国的法学院读书时,老师对美国法律精辟的见解值得中国民众思考:“我的教授
说过:‘最后的审判结果并不是由一帮学法律的律师决定的,而是由1个穿黑袍的法官和12个门外汉决定的。’所以,想打赢
一场官司必须要学会怎么去影响这12个门外汉。”美国的宪法是要保护人权,标准极高的时候可以保护1个人,所以要学懂美
国的法律,不要简单地骂它“极为荒唐”。    

赵燕案反映出因为中美文化的差异、两国司法制度的不同,存在着不少灰色地带。但中国民众高涨的民族主义要适当投射
和运用,不要只是一厢情愿地宣泄情绪,而应当将精力放在实际行动上,支持和维护海外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趙燕案折射美國司法現實

中國公民趙燕在美國被毆打案刑事訴訟,9月8日在美國水牛城宣佈庭審結果,
涉嫌打人的警察洛德斯被判無罪。這一消息在華人中自然引起強烈反響。有的
說是美國人欺負外國人,有的說是種族歧視,中國大陸的人則要求美國政府端
正立場,給趙燕公正的判決。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表示嚴重關切,要求美方公
正裁決。而美國人則有最好的擋箭牌:司法獨立。但我們只要稍稍思考一下,
就會發現這種說法的虛偽性。

確實,警察打人的事在世界上普遍存在,這一點不論是生活在東方還是西
方,相信都有同感。關鍵在於法律如何制裁打人者,保護人權。西方國家歷來
標榜法制和人權,並不時給人以教訓。諸如警察打人之類的事情,一般都有相
應的法規制約。問題是無論是執法還是法制,都離不開人治。法律禁止警察打
人,打人的警察還是隨處可見;法律規定警察打人要受到制裁,還是有違法者
逍遙法外。這種現象,在美國並不罕見。趙燕被毆事件雖然只是個案,但它在一定
程度上折射出美國社會的許多問題。

首先,此案毫無疑問有種族歧視之嫌。警察打的既不是美國人,也不是外
來的白人,而是一個外來的華人。這可能正是美國警察不分青紅皂白打人的一
個原因:打了你又怎麼著。他這一寶還真押對了,法庭判他無罪。這類種族歧
視的案子在美國人之間也屢見不鮮,一旦處理不慎可能會出現動亂。1992年的
洛杉磯騷亂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黑人羅德金1991年遭到四個白人警察毆打,儘
管有目擊者錄影為證,法庭還是判警察無罪,結果釀成動亂,造成數十人喪生
。美國人談及此事,至今記憶猶新。據說,美國許多州從中吸取了教訓,加強
了對執法人員的監督,但效果還難以令人信服,趙燕案就是例證。也許兩個案
子的區別在於一個受害人是美國黑人,另一個受害人是外來的中國人,相對而
言司法不公正所冒的風險比較小一點,比如全世界的華人不會因此而發起騷亂。
其次,它也反映出美國人在當今“反恐時代”面臨的“犧牲人權”的困境。趙燕的美國律
師李根認為,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判決,是陪審團偏聽偏信被告律師以反恐執法嚴格為由渲
是陪審團偏聽偏信被告律師以反恐執法嚴格為由渲染的結果。不錯,美國人目前對於反恐行動比較敏感,但反恐時期的行為也是需要法律根
據的,以公共安全為藉口侵犯人權是一種危險的傾向,在民主國家發生這樣的事情不能不
說是非常令人遺憾的事情。如果確實如律師所說,反恐心理在審判中起了關鍵作用,那麼
趙燕案的審判就有一定典型意義,說明美國人至今未能擺脫9.11情結,不論是國際事務還
是國內事務,只要“涉恐”,許多東西都能犧牲。在國際上,美國人曾支援發動伊拉克戰
爭,儘管謊言一再被揭露,許多美國人至今仍不言悔。在國內,9.11發生這四年來,在反
恐情緒籠罩下,少數族裔權益日益受到威脅,為此大聲疾呼的媒體非常罕見。這一切都源
於一種極端不正常的心態。戰爭也好,侵犯人權也好,只要不涉及到自己,反恐就是絕對
權威的口號,殊不知這種極端的情緒已經在很大程度上破壞了美國的形象,如果不從根本
上扭轉這種意識,必將害人害己,造成更加嚴重的後果。

美國司法不公正的現象其實正是社會不平等的集中反映。上述種族歧視和反恐都有一
定的“局限性”,其界限是金錢。比如被告雖是黑人或其他有色人種,但是巨富,那打贏
官司的概率還是很高的,如體育明星或搖滾巨星等。反之,原告若是窮人,那麼無論你是
什麼人種,官司的勝率就很難說,當然黑人或黃人希望恐怕更渺茫一些。

據說趙燕案的刑事訴訟審判是終審,不能上訴,剩下的只有民事訴訟了。我們支援她爭取
在賠償環節上的權利,得到合理的賠償。同時呼籲輿論譴責打人警察,將事實真相公諸於
眾,畢竟美國不是某個陪審團一手遮天下的地方,司法的公正與否同樣有賴於輿論的監督
。我們同時藉此機會呼籲華人在遭到歧視或受到不公正待遇時,要毫不猶豫訴諸法律,在
法律、道德和輿論各個層面都採取積極行動,使違法者受到應有的制裁,這是爭取和保護
自己權益的有效途徑。

來源:歐洲時報社論


南方都市时评     2005 年9月12 日

赵燕没有败,败的是检察官

 

美国来信之林达专栏


赵燕被打事件的刑事审判一案,被告美国联邦国土安全部警官罗德斯被陪审团裁定无罪而开脱
裁定无罪而开脱,此案失败的不是赵燕,而是联邦司法部派出的检察官。

  此案的当事人,一方是美国联邦司法部的检察官,另一方是美国联邦国土安
部的雇员罗德斯。检察官指控罗德斯在执行公务过程中,侵犯普通公民的民权,触
犯了联邦法律,犯下了刑事罪。而此事件中的被害者赵燕,不是刑事案件的当事人
之一,而是检察官请来作证的“关键证人”。所以,这次赵燕出庭作证,是检察官一
方承担赵燕从中国来美国的全部费用,因为这是检察官要赵燕“帮忙”来证明他们的
指控对象犯下了所指控的罪行。此案是美国检察官对一位美国公民的刑事指控,不
管结果如何,是胜是败,都不是赵燕的胜败。和中美两国关系,更是相隔遥远,可
以说风马牛不相及。

在这一类的案子中,实质是美国联邦政府检察官,起诉一个普通美国公民。在
法庭上,这位警察只是作为一个“个人”出现,他警察的职务身份,在法庭上并不具
有受政府保护的色彩。因此,在法庭上,和强大的政府力量相比,被告作为个人是
势单力薄的。所以他享受美国法律为刑事被告提供的一系列保护,其核心是“无罪
推定”的原则:检察官必须用证据来说服同样是普通公民组成的陪审团,证明被告
犯下了所指控的罪名;在陪审团作出有罪判决以前,任何人都是无罪的。只要被告
对检察官的指控提出“合理的怀疑”,检察官就必须提供能够“超越合理的怀疑”的证
据,否则,陪审团就必须判决被告无罪。而且,有罪判决必须是陪审团的一致判
断。








 

New York Personal Injury Accident Lawyers Medical Malpractice Attorneys Wills & Estates Lawyer Attorney Manhattan Queens Brooklyn Bronx Staten Island
Copyright © The Law Offices of Ross,
Legan, Rosenberg, Zelen & Flaks, LLP
Maintained by: Webline Designs